欢迎访问Pokerstars扑克之星亚洲版APP | 首页!
网站地图   XML地图 
栏目导航

COLUMN NAVIGATION

武汉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护士王昭军自述——“我

  “我和患者们成了亲人” 王昭军晕倒后,返回岗位,向她负责的病人报平安。(资料图片)

  对王昭军的采访,源于一位曾经采访过的志愿者丁作飞。他对记者说:有一个特别好的护士,上班上到虚脱昏倒,恢复以后继续坚守在第一线,你们报道报道吧!等到我们见到王昭军的时候,却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工作中的困难对她而言只是个插曲,她一路欢声笑语地谈着她和病人们的故事,让我们几乎忘记了因为什么来采访。

  谢谢你王昭军,谢谢你的努力、你的分享!谢谢你用事实告诉我们,在面临共同的灾难时,爱与爱的相遇能激发出什么样的光彩。她说自己在这一个多月里收获太多的关爱感动,想要把温暖和信心传递出去——你收到了吗?

  我叫王昭军,是武汉市第九医院泌尿外科的一名护士。其实我本来叫王昭君,可在上户口的时候写错了,后来也就没有改。偷偷跟你们说,我真的很爱美,偶像包袱也蛮重的,但是现在情况不允许,只能素面朝天了,脸上也被口罩勒得很难看。真是不好意思,都不想出来见人,太丑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性格很开朗?上班以外的时候,我不是很爱讲话,还有人说我高冷呢!不信吗?那是因为今天在聊我的病人啊,一说到病人,我就特别“线床宋晓波民警:

  29床的宋晓波是个民警。出院以后,有一天他突然问我哪里可以捐献血浆?病好了以后还想着来捐献血浆,我觉得他很伟大。当时就问了我们医院的领导,想报道一下,让广大康复患者也能像他一样来捐献血浆。刚开始,宋晓波不愿意接受采访。我就劝他,在这个非常时期,报道他可以正面地引导大家,为国家、为社会作点贡献,非常有意义。后来,他终于接受了采访。前两天报道发出来了,我很感动!

  我的工作也很平凡,不想被很多人知道。但后来想到,如果有人看了关于我的报道,能够感受到温暖和信心,那就太好了!因为我的病人们太可爱了,我觉得特别暖心!

  那天我晕倒的时候,正好打针打到25床的周和平阿姨那里。当时,我可能有点虚脱,觉得有点懵,打了一针不知道打没打进去,我还以为是护目镜糊住了。我就跟阿姨说:“不好意思阿姨,我没打好。”阿姨说:“没事没事,你怎么了孩子,是不是不舒服啊?”我说还好,就是有点喘不上气。然后听到旁边的爹爹叫人来救我,再后来就没有意识了。听同事们说,当时给我脱掉防护服,身上全都湿透了,冰凉冰凉的,指脉氧测不出来,血压也测不出来,她们吓坏了,赶快将我用被子包起来,给我吸氧、输液……到11点多才慢慢缓了过来。第二天我休息了一天,虽然同事说已经向病人们报了平安,可我心里总想着亲自去跟他们说一声,怕他们恐慌:怎么上着班就倒下去了?没想到我到了病房,阿姨看见我就哭起来了。病人因为担心我哭成这个样子,上班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当时我们两个都哭了,我也觉得感触特别深。那时候我管这个病房的时间还不是很长,没想到在她自己都生病的时候,居然还会这么想着我。

  周和平阿姨住院的时候身体和心情其实不太好,老是想着家里的人。后来,跟她差不多同一天进来的24床的婆婆核酸检测转阴了,她就有点着急,问我:“我怎么还不转阴啊?”我就安慰她,经常跟她聊天,说说她的孙子啊,跟她讲只要没有恶化就是好消息,等等。后来她出院了,到现在每天早上还给我发微信,一天都不落。经常对我说:宝贝早上好啊!工作怎么样啊?身体怎么样啊?她很喜欢叫我宝贝,就像对着自己的孩子。我也很长时间没见到妈妈了,只能和妈妈视频通话,看着她就像看到了妈妈。

  很多时候感觉我的病人们都特别宠我。我跟他们说我31岁了,结婚有孩子了,他们还是把我当小孩。

  28床的梅建楚爹爹,只要没事就跟在我后面拍照片、拍视频。有一次我给一个婆婆喂饭,他搬个小凳子坐在边上拍。他们说自己是我的专属摄影师,还经常一块讨论:这样拍不好,那样拍好看!有一回,有个病人出院想给我拍照片。防护服上不是写着名字吗,因为衣服皱着名字看不太清楚,这个爹爹就站在边上帮忙拉着防护服好让别人把名字拍清楚。我每天上完班,都会收到好多照片,好幸福啊!有时候感觉上班不像上班,就像和朋友在一起。他们经常会说“昭军啊,你休息一下!”“昭军谢谢你啊!”“昭军,你有没有吃东西啊?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我给大家发饭的时候,一次提得比较多,他们会跑来帮我分发。打针的时候,因为戴着手套有时候不太灵活,他们会帮着把敷料撕开。有时候忙不过来,他们还帮我看着别的病人。如果有机会的话,好想带你们去看一下我那些可爱的病人们。感觉病人像亲人一样,互相给予温暖。我对他们说,也是对自己说,一定要亲手一个一个地把他们健健康康地送出院。

  我们医院是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收治的都是病情比较重的病人。现在还能想起刚开始回来上班的时候,曾经也觉得恐慌。我记得是农历腊月三十,刚回到老家黄梅就听说武汉封城了。我就很着急,过两天我排了班,封城了我怎么上班?这时候肯定是要人的呀。我就赶快打电话,问了一圈也没人说得清楚。心里想着时间越拖肯定越难回去,就想马上出发。家里人不想让我走,我婆婆当时就哭了。但是想着我这个职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后来,我老公开车送我回的武汉。当时没想到这么严重,一回来就穿上防护服,开始是一层楼,后来整栋楼都收治了发热病人。

  开始那段时间挺难受的,不是没经历过生死,但是眼看一个一个病人明明挺好的,可以吃饭、可以睡觉,突然一天不行了。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很难受。

  我一直很想跟我的病人说,虽然我是给你们做护理的,但其实我的心理也是脆弱的。我觉得你们不应该谢我,我要谢谢你们。你们关心我,不断地给我力量;你们出院了,给了我战胜病毒的信心!我们是一样的,我们一起努力来打赢这场战斗!

  24床的管七香婆婆,来的时候血氧只有80多,还有乳腺癌、高血压。她住了31天院,我就看着她一点一点慢慢地好起来。真的就是看到希望!我用她的例子鼓励了很多人。每当有人消极的时候,我就会说:你看一下这位婆婆!她那么大年纪了,还有那么多基础疾病,她都挺过来了。所以只要有信心,肯定都能行!我跟他们说:我管的那么多病人,没有一个死亡的,大家最后一定都会出院的。管七香婆婆不会写字,她让25床的婆婆给我写感谢信,我说真的不用写啊。看见你们出院了,我就特别高兴,觉得更有信心做好这份工作,觉得一切都值得!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工作这么有意义!

  现在我最早管的11位病人已经全都出院了,我特别高兴。出院率高了,也没有刚开始那么危重的重症病人了,大家都觉得看到曙光了。我跟他们说:看到空床了没有?不像原来那样一床难求了!我们约定好了,等疫情结束了,一定要穿着自己的衣服,拍一张合影。因为他们总是说,都没有看到我长什么样子。27床的爹爹给我写的感谢信里还有一首诗:病魔欲夺命,圣医保我存。医患共奋斗,如今返家园。我的病人是不是很可爱?是不是特别棒!?

  我一直都喜欢自己的工作,我老公说我上班的时候状态和平常不一样。我们科室老病人很多,他们都认识我。以前的时候很多病人就愿意让我管,他们说我打针不疼、态度还好。那是因为上班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啊!病人们来的时候身体都是不舒服的,心情肯定也不好,你要把他们当病人,更耐心一些。而且我们多关心他们一点,气氛更好一点,他们也会更配合工作,病也能好得快一点。

  有时候别人会问我,为什么你的病人满意度这么高?我说因为我碰到的都是好人,病人都很喜欢我呀!只要你保持一颗善良的心,每个人都可以很善良。上班哪能没有不开心的时候,我属于泪点比较低的人。过一段时间,可能会大哭一场,缓上一两天,感觉自己又可以轻松地、积极地去生活。活着肯定要努力,活着肯定很辛苦,但是不努力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人嘛,保持一颗单纯的心,积极地去工作,也不用想那么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面前的事情,去感受幸福、感受温暖。当你觉得温暖、觉得幸福的时候,你会更有信心去做事,也会越做越好。就像病人对我的肯定、关心,也会让我觉得工作很美好,大家都会越来越好。

  我跟我老公说,再过几年,你出去的时候就可以骄傲地说,你老婆是英雄、是战士。以后我们家女儿长大了,遇到困难的时候,也可以激励自己:我妈妈是个英雄,我妈妈可以这么坚强!我想着,尽自己微薄的能力做好本职工作,也能给她做个好榜样!(记者 乔申颖 高兴贵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