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Pokerstars扑克之星亚洲版APP | 首页!
网站地图   XML地图 
栏目导航

COLUMN NAVIGATION

一部口罩简史背后是全人类面对疫情从慌乱到从

  纵观历史,似乎没有什么医疗发明,能像口罩这样简单却又如此实用,小小一方口罩,承载了人类呼吸防护理念和技术的进化史!也是全人类面对疫情从慌乱到从容应对的进化史。

  口罩已经成为了我们生理与心理上的双重防御。口罩,这层看似脆弱却十分有用的保护,被所有人紧紧握在手中。

  波斯的拜火教认为火是神圣的,而凡人呼出的气体是不洁的,故在祭祀的时候,祭司需要戴上面罩防止飞沫玷污圣火。这可能是目前所知人类最早的口罩。拜火教崇尚白色,故面罩也是白色的。从其功用、样式和颜色看,的确与今天的口罩极为接近。

  马可波罗看到“在元朝宫殿里,献食的人,皆用绢布蒙口鼻,俾其气息,不触饮食之物。宫廷意识到了食品卫生重要性,厨师和侍者都要蒙上蚕丝与黄金线织成的丝巾捂住口鼻,以防止其口气和飞沫污染御食。

  这一点倒是与现代医学的口罩有异曲同工之妙,口罩的作用不止是用来保护自己,更可以防范病毒由自身传播出去。

  自古希腊以来,西方人认为得了患传染病而去世的人,是“污秽的、有罪的”,而尸体散发出的臭味就是传染介质。

  这种思维到了公元17世纪的时候,已经在世界各地产生了普遍认知。1642年,中国医学家吴有性在编写著作《瘟疫论》时,描述了一种“戾气”的存在,并表示这种物质会感染人类。无奈因技术所限,无法确定这种“戾气”到底是啥。

  黑死病肆虐欧洲,医生认为病因是由空气中的瘴气”引起的,为了抵御“瘴气”,1619年,法国医生查尔斯.德.洛姆独创了一种可以让医生有效隔离瘟疫威胁的“全套护具”,后来的医生穿着涂腊布料做成的及踝防护服,戴上鸟嘴面具,这种面具前端放置香料和草药来过滤空气。

  法国微生物学家巴斯德,通过著名的鹅颈瓶实验,证明空气中存在会使物质腐败的微生物,为之后的细菌防护型口罩的发明和应用打下的理论基础。PS:我们每天喝的牛奶就是用他发明的巴氏灭菌法消毒处理的。

  德国微生物学家凯尔弗洛格和他的学生为了验证呼吸道飞沫传播的危害,进行实验:他们在距离培养皿不同位置位置咳嗽和打喷嚏。结果显示培养皿中均有细菌滋生。

  外科医学家米库里兹提出:医务人员接触病患时应佩戴可遮住口鼻的消毒纱布口罩,这种简单的单层纱布口罩被称为“米库里兹氏口罩”。

  德国医生胡伯纳改进口罩结构:两层纱布之间放置铁丝支架,然后在支架两侧缝制两根带子,将带子固定在使用者的后脑勺上。在支架支撑下口罩由平面变成了立体,不但解决了呼吸不畅的问题,而且方便可靠。

  法国外科医生保罗伯蒂用6层纱布的口罩,缝在手术衣的衣领上,用时只要将衣领翻上,再用一个环形带子挂在耳朵上。这种形制的口罩方便实用,在医疗领域迅速推

  时任北洋陆军医学院监督伍连德临危受命,赴哈尔滨调查处理疫情。他深入排查肺鼠疫的传播途径,发现导致肺鼠疫的迅速传播的罪魁祸首正是飞沫。

  为了控制飞沫传播病菌,伍连德设计了简易口罩。这种口罩制作工序简单制造原料取材方便,即用双层棉纱夹一块吸水药棉。他调动人力物力,确保口罩源源不断地供应给民众。

  这种口罩成本低廉,每个仅需国币二分半,民众纷纷戴上了口罩,死亡率大大降低。

  这种口罩,后世被称作“伍氏口罩”,至今,仍有医务人员在使用这种口罩。在伍连德的努力下,哈尔滨傅家甸疫区不到4个月疫情就迅速被控制,死亡人数下降为0,这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大规模控制烈性传染病。

  在召开的“万国鼠疫研究会”上,各国专家的赞赏:“伍连德发明之面具,式样简单,制造费轻,但服之效力,亦颇佳善。”后来,伍连德被提名为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候选人,是首位获此殊荣的华人。

  口罩走出医院,变成公众常备用品,是伴随着史上最可怕的传染病“西班牙流感”而来。在当时,如果没有戴口罩会被拒绝搭乘公共交通工具。

  此次病毒造成全球近5000万人死亡,这个数字比一战和二战总战争死亡人数还要多,是世界上死亡最多的传染病事件之一,口罩在流感肆虐期间变成了全民用品,为了对抗疫情,各国的人们都被强制性要求戴口罩,特别是红十字会和其他医护人员。

  工业革命以来,伦敦就以“雾都”扬名。煤炭是支持工业革命的核心燃料,经济和技术飞速发展,伴随而来的是城市污染急剧加重。当时的大多数工厂都建在市内和近郊,居民家庭又大量烧煤取暖,煤烟排放量急剧增加。

  1952 年 12 月 5 日至 9 日,伦敦上空受反气旋影响,大量工厂生产和居民燃煤取暖排出的废气难以扩散,积聚在城市上空。伦敦被有浓厚的烟雾笼罩,交通瘫痪,行人小心翼翼地摸索前进,市民不仅生活被打乱,健康也受到严重侵害。

  许多市民出现胸闷、窒息等不适感,发病率和死亡率急剧增加。直至 12 月 9 日,一股强劲而寒冷的西风吹散了笼罩在伦敦的烟雾。据统计,当月因这场大烟雾而死的人多达 4,000 人。此次事件被称为“伦敦烟雾事件”,成为20世纪十大环境公害事件之一。

  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口罩大范围的使用,想必还让大部分人记忆犹新,就是SARS(非典定性肺炎),于2002年在中国广东发生,并扩散至东南亚乃至全球,Pokerstars扑克之星亚洲版APP,直至2003年中期疫情才被逐渐消灭的一次全球性传染病疫潮。

  在此期间发生了一系列事件:引起社会恐慌,包括医务人员在内的多名患者死亡,世界各国对该病的处理,疾病的命名,病原微生物的发现及命名,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及媒体的关注等等。截止2003年8月16日,中国内地累计报告非典型肺炎临床诊断病例5327例,治愈出院4959例,死亡349例(另有19例死于其它疾病,未列入非典病例死亡人数中)。

  2004年的“禽流感”、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也同样使口罩大军再一次出现在全世界各大新闻媒体的镜头前。

  口罩材料也在对抗病毒的历史中不断进化,1960年代,沿用至今的无纺布口罩技术诞生, 主要使用的是静电纤维滤棉。

  如今,口罩已经成为一个年产值超百亿成熟产业,口罩的贴合度、过滤效率、舒适性、便捷性也得到了大幅提升,除了医用外科口罩,出现了防尘、防花粉、过滤PM2.5等多个细分品类,在医院、在食品加工厂、在矿井、在雾霾城市.....随处可见口罩的身影;

  在这次全民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斗争中,作为普通民众,口罩是我们切断传播途径的有力武器。在很多年以后,当记忆回到2020那个难忘的春天,希望依然能想起中国的伟大,全民一起带着口罩战胜病毒的决心。